您好,欢迎来到原创文章网!   收藏本站Ctrl+D   
原创文章网
 
 网站首页
 栏目类别:原创文章网

《浦江饮食文化》读后感

更新时间:2020-6-29 22:28:00  浏览量:196  手机版

  味蕾是有记忆的。近日,浦江同行见赠《浦江饮食文化》(2020年4月,浙江人民出版社),让我立马想起浦江美食中的麦饼、擂头粿、灰汤粽、米筛爬、牛清汤……一种似曾相识的乡愁悄然袭来。

  什么是乡愁?言人人殊,莫衷一是。我虽非浦江人,但舌尖上的故乡都是相似的。因为人类的记忆常常是文化的留存,一册异乡读物在手,即可打通地域分隔,让记忆深处的美食越发活色生香,滋味诱人。

  语言和文化“传于异地,留于异时”。《浦江饮食文化》剖为历史渊源、传统名产、特色菜肴、风味小吃、传统糕点、筵席名宴、饮食民俗等7篇22章37节,条分缕析,包罗万象,是一部集地方性、资料性、实用性为一体的乡土读物,被列为浙江省社科联重点研究课题。

  二

  人说,南米北面。宋室南迁,渐渐融合这种因地域分隔而造成的饮食差异。特别是浦江,坐拥“上山”,南北兼食,更是吃出格局——既有“世界稻源”的遗存,又有“一根面”之美誉。

  “人是铁,饭是钢,一天不吃饿得慌。”米饭是南方人活命强身的主食。而浦江民间的饭食,有白米饭、蛋炒饭、铜罐饭等8种,与我老家大同小异。唯潘家周村的“一根面”,绵柔细长,号称“江南第一面”,别地确有不及。

  “甩”,乃制作一根面的关键。“一根面三百米,以夕阳为锅,拌进几抹云霞,喂饱一座远山;以月亮为盆,调进几粒星星,丰腴一湖近水的想象。”

  油亮的面条可口,生动的文字耐读。记得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总导演陈晓卿亦说,所谓“地方特色”,是指当地特点最鲜明的食物。但在旅游业大发展之后,各个景点除了风景人文名胜,又多了食品名胜,比如去苏州应该吃糕团,去杭州应该吃醋鱼,去重庆应该吃火锅,去昆明应该吃米线……

  如今的浦江,乡村旅游异常红火,少不了潘家周人的贡献。一根面里看生活,一根面里看世界。潘家周人凭一根细细长长的面条创造了今日的富足,也唤醒了明天的愿景和展望。

  三

  民以食为天,食以灶为先。“灶,造也,创造食物也。”(汉?《释名》)。《汉书》亦说:“灶者,生养之本。”

  《浦江饮食文化》以“镬灶风俗”收关,有“豹尾”之功,匠心独运。因为厨房的秘密表面上是水与火的艺术,说穿了无非是人与天地万物之间的和谐关系。

  “分家不分灶,分灶即拆家。”别具一格的江南“灶俗”,不免让人想起孩提时代的一次次宴席——洗菜、掌勺、烧火、端菜、洗碗,左邻右舍不请自来,分工有序,有条不紊。

  远亲不如近邻。柴灶土厨,不一定烧得出佳肴美馔,但一桌桌简朴的“家宴”,就是邻里之间情感交流的桥梁与纽带。在围桌而吃的聚谈中,乡亲们守望相助,是美味更是人情。

  土耳其女作家艾施勒?佩克说:“厨房是母亲的乳房,恋人的双手,宇宙的中心。”人生在世,故乡,童年,亲人,灶头,无尽的滋味,每每在舌尖萦绕,百转千回,鲜活如昔,无法淡去。而对每个游子来说,即使小时候吃的食物平平常常,长大了虽离开了故乡,但还是难以忘掉那个家乡菜的味道,就像鲁迅在上海滩念想绍兴霉干菜,曹聚仁在香港回味老家檐头下的风肉一样。

  四

  饮食一道,无非“吃喝”两字。平常日子,可“吃”者,数不胜数;能“喝”的,似乎只有酒与茶。

  诗画浦江,善饮者颇多,但传统酒品只有“泼露清酒”和“家酿酒”两种。前者乃金华“非遗”,想必量少价高,浦江人从不轻易示人。后者即为米酒和土烧,为人熟知,不说出罢。倒是“茶”,《浦江饮食文化》列举了茶叶、苦丁茶、六月雪和夏枯草。

  前不久,曾在浦江乡下喝到一碗清心败火的莲心茶,印象颇深。只是,为何不见任何文字记载?私下揣测,浦江历史不曾种植荷莲。

  苦,乃“茶”之特色,故有“苦茶”一说。春茶苦不苦?苦。可是,苦后回甘的美,谁能替代得了呢?莲心泡水,苦过以后,回甘的甜几乎把舌头淹没,让人久久沉醉。一小撮莲心,闻之,清新扑鼻,于开水中翻涌涅槃,自老绿变苍翠,仿佛一座山的碧绿次第来到面前,叫人瞬间产生山居的渴念,梦境里均是溪水潺潺……

  至于苦丁茶、六月雪、夏枯草之“苦”,各有各的禀性。若无乡村生活经历,还真说不清道不明。金华乡贤曹聚仁曾称赞周作人博学,同时认为他脱不了书卷气,比如周的《关于苦茶》中对苦茶(山中野茶)的解释就不靠谱。曹聚仁说,这得靠生活经验,即使读破五车书也无用的。

  五

  读书须知行合一。研究吴越饮食,《吴氏中馈录》无疑是可资借鉴的珍贵史料。《浦江饮食文化》以梳理历史渊源着手,开篇即叙述近年来学界对“吴氏中馈”的研究成果,受益匪浅。

  较之于袁枚的《随园食单》和李渔的《闲情偶寄》,《吴氏中馈录》大异其趣,辑录了许多颇为实用的“治食”之法。比如,如何洗猪肚、如何煮鱼等等。此乃一个吴姓女厨的灶头“秘诀”,决非供雅人赏玩,而是给吃货们读的。这便大不同于“子集经书”里的任何一种。若说风格之朴素,《吴氏中馈录》还要更甚。但最耐人寻味的是,书中时鲜炒菜大大少于可以经久的制作,如炙鱼、腌肉、醉蟹、糟瓜茄,均一一介绍操行办法。由此可见,南宋时期,对大多数人来说,食物存储比菜肴可口更为要紧。为延长吃食时间,味道差点也能将就。尽管中国社会“商品”的发达甚早,但毕竟流通不很方便,老百姓先得考虑“自给自足”,所以“技术”对生活方式的影响实在比我们已经注意到的还要多。

  《中馈录》无序无跋,作者吴氏到底是浦江哪里人,至今无法确认。这也难怪,在一个睥睨技艺的时代,吴氏的湮没合于情理,但我们毕竟由《中馈录》得知历代士人还是参与了凡俗生活的种种方面并留下了自己的印记。虽然“五谷不分”在那时是荣耀的事儿,仍有知书识礼者孜孜矻矻写下这样不雅的文字——女厨吴氏囿于时代局限,受制于世俗偏见,虽无意于流芳百世,但恰恰给后人遗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。

  毋庸置疑,《中馈录》是浦江人对中华料理的杰出贡献。倘若照书请客,依葫芦画瓢,深感今人中的多数,生活确实太“幸福”了。口腹之欲的满足,我们较之先祖不知方便了多少,但至今,人类的奢求却仍无止境。另一方面,在“求道”上,表现出渐渐不再有先人的执著。今天,即使是知识分子,也不乏“为五斗米折腰”者。如此,吃饱喝足之后,我们将去何处憩歇?

  幸好,饮食是文学中的重要意象。美食文化则永远流淌着无尽的诗意。近年来,我熟知的浦江文友向往人间烟火,坚守乡土文化,写下不少与饮食有关的美文美事。可惜,《浦江饮食文化》研究者在内容的搜集、整理中,未能给予及时关注,收录一二。哪怕是《后记》有个片言只字的交待,也能让人感知浦江乃至江浙饮食在时代更替中生发的细微变化。

  如果说挖掘、研究史料,是为了文化传承,那么,嘉勉、奖掖后学,则是为了文化繁荣。传承与繁荣,犹如车之两轮、鸟之两翼,目的只有一个:让舌尖上的故乡更加唯美!

 最新推荐
 热点推荐
CopyRight @ 2019   原创文章网 www.daqitong.net 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