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原创文章网!   收藏本站Ctrl+D   
原创文章网
 
 网站首页
 栏目类别:原创文章网

却不见柳絮

更新时间:2020-6-7 0:01:00  浏览量:240  手机版

  外婆的家,在典型的江南小镇,在杭城南面,约莫两个小时的车程。一座依山傍水的独立式小屋便是所有的怀念。幼时,后院还有一块空地养鸡,那块土地外便是一座水库,几座小岛宛立水中央,依稀记得有几间小屋掩映在绿丛之间。前院算是个小花园,两株金桂对称而栽,金桂旁还种了些花花草草。出了前院,右拐,一直向前向上走,便是几座小山(如今才知那只是丘陵),我未见过所谓的连绵起伏、绿意盎然,只知春初竹笋探雨,盛夏覆盆子满丛,擒一根木棍,叫一帮伙伴,上山探路,常常玩到忘了回家。回来后,免不得听几声外婆的责备。

  外婆家的對面是一家冰棍店。初夏,每当柳絮初歇,我总拽着外婆的手穿过马路去买冰棍。望着各种冰棍,我假装皱着眉头,希望外婆能松口多买几根。可抬头,见外婆一脸严肃的神情,只好垂头丧气地说“七个小矮人”。这时便看见笑容可掬的老板爷爷,说了声“好嘞”,转身披上厚厚的棉大衣,钻入冰库。我牵着外婆软软的大手,望着那门,心中满怀期待。在门打开的那一刻,我一把挣脱外婆的手,扑向老板爷爷,接过期待已久的“七个小矮人”,迫不及待地拆开一包,把第一根“小矮人”冰棍献给外婆,外婆总是摆摆手,脸上露出了笑容。我便理所当然地伸出一只手让外婆牵着,随她过那窄窄的马路。

  觑着眼望了望马路对面的那两株金桂,早应落尽尘埃的柳絮,竟还在树隙间飘摇缠绕,不知它是不舍枝叶还是在等待金桂的初绽。

  寒来暑往,后院的水库结了一次又一次薄薄的冰,远处岛屿上的绿林也裹上了一件又一件的银装,却不知柳絮飘飞了几次。

  冰雪初融,还不待春的敲门,便在后院台阶下摆开阵势:搬几条小板凳,叫上几个小伙伴,在后院里摆好架势,拿起锄头往地里刨出几条蚯蚓。万事俱备,只等大鱼。望着那平静如镜的湖面倒映着天上游动的白云,想象着大鱼的模样,一定是金黄色的,不不不,是青褐色的……突然,浮标开始剧烈地移动。是大鱼!一甩钓竿,空空如也,空喜一场。

  “一个女孩子家,怎么会那么喜欢钓鱼?还钓不上来!”外婆的声音在身后响起。“哼,钓上大鱼了,才不给你嘞!”我装作潇洒地将钓钩甩向更远处的水面。外婆慢慢走了过来,在我身旁站住了,与我并肩,望着那毫无波澜的湖面。我回头,看向与我等高的外婆,原来,岁月早已蹉跎,曾经在我眼中高大的外婆,已与我等高。一个成长,一个老去。她眼角的皱纹又多了些、深了些,脸颊上也慢慢浮现了老年斑。抖动的鱼线拉回我的思绪,一扯鱼线,不过是水草罢了。见此,外婆转身,摆摆手:“走喽,走喽!烧饭去了,看来今天是吃不到你钓的鱼嘞!”

  头顶的枇杷树叶随晚风摇曳着,远方的云翳也染上了层层绯红。又是柳絮,从远方飘来,随着声声长嘘,向我飘来。与那早已不知去向的棉袋、后院啼鸣的鸡、易了主的冰棍店、独特的冰库、窄窄的马路一齐向我袭来。紧握着鱼竿的手有些颤抖,鱼线也颤抖着。

  又是柳絮,穿堂而过,从后门穿出。

  入学后,便很少在春天再回那座江南小镇,那里所有的人与事都在时光中慢慢地改变。去年暑假,我又回到那座江南小镇生活了一段时间,却找不回以前的味道了。

  柳絮也不再见过。

  那天,我偶然瞥见外婆正穿着碎花裙在后院里挑棉花,风片片吹过,扬起朵朵棉花,与外婆的裙角,与我的梦。

  却不见了柳絮。

  梦中,那个女孩,一路走过万水千山,穿过街庭闹市。

  絮随风,梦随人。醒了,便是醒了。

 下一篇:爸爸妈妈的话
 最新推荐
 热点推荐
CopyRight @ 2019   原创文章网 www.daqitong.net 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