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原创文章网!   收藏本站Ctrl+D   
原创文章网
 
 网站首页
 栏目类别:原创文章网

最后的猎人

更新时间:2020-3-19 20:33:00  浏览量:196  手机版

  山球姓杨,论辈分我该叫他伯伯,他是我爸的朋友,是我们这儿远近闻名的猎人。他其貌不扬,武大郎似的个儿,一身横肉。别看他相貌丑陋,可是他狩猎的本事可真让人赞叹。

  每年开春,山球伯家的山货满屋都是,甚至挂满屋檐。

  那是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山球伯到我家串门。他点上一支烟,若有所思地说,今天是个好日子。我不屑一顾瞥了他一眼,说,“今天有啥好事呀,伯伯。”“今天晚上你小家伙跟我走一趟吧,保证有惊喜呢。”他神秘地说。

  那是一片乱坟岗,我们村的前辈们的长眠之地。我们习惯叫这地方为沙坡洲。夜阑人静,在这人迹罕至的去处,我浑身直打哆嗦。风刮得很大,一堆堆馒头似的坟茔朦胧在夜色里。

  我极力抑制着内心的害怕,可微风起处的每一阵沙沙声都勾魂摄魄。我怯生生地说,伯伯,我有点害怕,受不了了。山球伯一下按住我,嘘,别出声。

  不远处传来一阵阵啮噬木头的声音,我屏住呼吸,空气似乎凝固了,恍惚中只听得砰的一声,山球伯扣动了扳机,是獾子。枪声刚落,我眼前一团火球闪过,山球伯哈哈大笑说,倒了。

  十几枚散弹不偏不倚,击中在一头獾猪的屁股上。獾猪的头部已深深地钻入“馒头”下的棺木。

  那一夜,我见识了山球伯的厉害。

  许多年后,山球伯作为村子里的最后一代猎人也“解甲归田”了,他那支心爱的双筒猎枪也被政府收缴了。

  山球伯很怀念那段日子。一个失去了猎枪的猎手像农民失去了锄头一样。后来发生的一件事彻底为他的狩猎生涯画上了句号。

  猎人的身上沾染了那些禽兽的腥骚味,骨子里却总透着一股杀戮的寒气。没有猎枪的日子里,山球伯一刻也没有放弃猎杀的欲望。

  那天,他用钢丝捣弄了半天,制作成一个硕大的鼠夹子。他说叫“翻天云”。在夹上套上点肉作诱饵,一旦被老鼠什么的触碰,那东西便一触即发,倏忽翻转,把老鼠牢牢夹住,再大的老鼠也逃不了。

  其实,山球伯并不想为了几只老鼠而大动干戈。他告诉我,最近,在他家屋后丛深的蒿草中时时会发现一只黄鼠狼在活动。他说,明天晚上去他家会餐吧,干锅黄鼠狼。

  第二天一大早,我和往常一样骑自行车去学校上早课,沿着蜿蜒小径,我使劲蹬着有点迟钝的旧车子,老远看见山球伯迎面走来。他一脸诧异,满脸现出惊恐的神色,紧凑的五官浓缩成一朵干瘪的花。“咋了,山球伯?”“别急,等我慢慢道来。”

  他告诉我,昨天晚上,那个“翻天云”果然夹住了一只黄鼠狼。可是后来逃脱了。我越听越一头雾水,夹住了怎么会逃脱呢?山球伯倒吸了一口凉气说,“那只黄鼠狼从鼠夹上挣脱后,鼠夹上只剩下黄鼠狼的半截头皮。我知道它肯定活不了。”山球伯肯定地说。我迫不及待地问:“后来呢?”他告诉我,他拿着电筒,循着血迹,在后院茂密的蒿草丛中找到了那只黄鼠狼。他拨开草丛,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。

  一阵阵微弱的像老鼠一样的吱吱声不绝于耳,一窝黄鼠狼幼崽正在贪婪吮吸着母乳,那只老黄鼠狼很安详地躺着,头部血肉模糊,五官已分辨不清,显然已经没有了生命迹象。山球伯小心翼翼地把那半截头皮放在它头上,默默地回到屋里。

  我被山球伯伯的讲述震撼了。我急切地问,“那窝幼崽怎么办呢?”“自生自灭吧。”他淡然地说。语气中我能读出山球伯的悲悯和恻隐。猎人骨子里生长的那种傲气和冷酷此时却荡然无存。

  好一些日子,我都记挂着那窝幼崽。由于临近中考,最后一輪紧张的复习压得人窒息,我住校了,回家的日子也少了,那窝黄鼠狼幼崽的命运也就从我心中的牵挂中日渐消失。

  后来,山球伯把那个“翻天云”作为废品卖掉了。

 上一篇:老屋
 最新推荐
 热点推荐
CopyRight @ 2019   原创文章网 www.daqitong.net 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