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原创文章网!   收藏本站Ctrl+D   
原创文章网
 
 网站首页
 栏目类别:原创文章网

风筝·杏·猫

更新时间:2020-3-18 20:11:00  浏览量:202  手机版

  穿过这片矮矮的麦田,在一条小小的河流后面,你会找到一间小小的茅草屋。夕阳抚着麦穗儿们的脸颊,泛起金灿灿的笑容。一缕青烟从茅草屋的小烟囱里飘出,渐渐地与淡蓝色的天空融为一体了。小屋里有一位老奶奶和一位老爷爷,爷爷手中的竹棍吱呀吱呀地折着,奶奶的笤帚一下一下地扫着。几只母鸡在扫地声的惊吓中咯咯地跑出了院子外,但是老奶奶一点也不着急:“等天黑了之后,这些孩子就会自己会来的。”老爷爷老奶奶已经在这间小屋中住了无数个年头了,院里无数的小鸡小鸭都是他们看着长大的孩子。老爷爷说:“等我再给你扎一只更大的风筝。”老奶奶说:“好。”屋后的大杏树擎着亭亭的盖,凝固于其上的墨绿色也在不经意间也被秋天染上了一抹活潑的橙。村里人说,这棵大树是当时还是翩翩少年的老爷爷迎娶老奶奶的时候栽种的。那会子的老奶奶只有二八岁月,经常牵着一只风筝在村头村尾欢笑着。她常常说:“风筝好啊,风筝飞得高,看得远。而且最后,它会回来把它看到的故事说给我听!”不知她的倩影成了那时村落里多少男子魂牵梦萦的对象。所以那一天,新郎好高兴,来的亲人说他们是佳偶天成;新娘也好高兴,来的亲人说,她找到了她最好看的那只“风筝”。他们手拉手种下一株杏树,好让它见证他们的岁月。新郎说:“甜甜的杏儿正如我们的爱情。”新娘说:“烂漫的杏花就像我对你的情意。”

  老黄历一本一本地翻着,不觉间,不用长长的竹竿子,就已经打不到杏儿了。杏树枝头上缠了大大小小好几只风筝,都是从前女主人不小心缠上去的。每一次,男主人要取,都会被对方拦下:“就让它们留在那里吧,它们飞累了,要找个地方好好歇歇了。”

  太阳在天上走了好几遭之后,老爷爷的风筝终于扎好了。在那个老爷爷期盼了无数回午后,他说:“我们再去放一次风筝吧!”老奶奶笑了,脸上的皱纹就像一朵花儿一般舒展开:“好!”老爷爷和老奶奶都上了岁数了,他们不再有力气跨过小河,到对岸的小山丘上去放风筝。于是他们便留在河这岸,老奶奶手里拿着线卷,老爷爷手举着风筝,跑呀跑呀……风筝终于飞向了天空。在殷红的晚霞下,老奶奶看见风筝的图案是正扑着蝴蝶的猫儿。在霞光下,风筝上的小猫活灵活现。风筝越飞越高,带着这两位老人的心也一起飞向了天空。他们笑着,拍着手,就像小孩子一样高兴……

  忽然,“啪”的一声,风筝断了线。

  老爷爷好着急,为了这只风筝,他不知道忙活了多久。而且,他也知道,他已经老了,想再做一只的话只会是难上加难。风筝飘飘忽忽地飞到了河对岸,落在一块生着苔藓的礁石上。长长的尾巴在水流的摆弄中无力地翻卷着,挣扎着,似乎随时会把整个风筝一起扯到水里,带到不知名的地方去。老爷爷跑起来了,老奶奶想急忙抓住他的手,却抓了个空。老奶奶呼喊着,想追上他的脚步。但她也上了岁数了,跑不动了,只能在原地拼命呼喊着他的名字。夜色贪婪地吞噬着最后一抹晚霞,使它再也无法照亮河底。“扑通”老爷爷跳进河里去了,他的脚踩在河底的鹅卵石上,艰难地向礁石前进着……

  “扑通!哗~哗~~~”

  小河再次归于平静,河岸上只留下了老奶奶撕心裂肺的呼喊。

  当老奶奶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,她的床边围满了热心的村民。他们见到老奶奶醒了,急忙奔走相告,并对老奶奶嘘寒问暖。可是这些人中,独独不见了老爷爷……无论她怎么问,都问不出老爷爷在哪儿。“听说大家到的时候,爷爷他早就没影儿啦。我们找到的就只有奶奶而已呀。”住在村后的五岁的阿宝突然发了话,他的妈妈急忙往他嘴里塞了一个大苹果,打发他出去了。“小孩子瞎说着玩的,您可别往心里去呀。”那个脸色蜡黄的妇女陪着笑道。但是,这瞒不过老奶奶。她忽然挣扎着从床上下来,不顾众人的拦阻,向门外小河的方向奔去。结果,她却在不觉中被门槛绊倒,呆呆地坐在地上,许久不出一言。众人劝也不是,走也不是,空气便这么死寂下来。许久,一滴浊泪从她布满皱纹的眼角滑下,落在红砖铺砌而成的地上……

  打从那天之后,老奶奶总是痴痴地站在门口,望着小河的方向,希望看到老爷爷回来的身影。前来照顾的人也少了,人人都道老奶奶疯了。杏儿成熟了,但摘它的人却不在了。一个个甜杏儿掉在地上,被虫蚁鸟雀分食,与泥土同化。几天之后,老奶奶好像老了几十岁。她的头发变得雪白,身形逐渐枯槁。村头的人纷纷议论:老奶奶要不行啦,她要跟着老爷爷去啦。

  老奶奶已经不吃不喝了两天了,如今的她必须要扶着柱子,才能勉强保持着站立的姿势。新的一天如期而至,老奶奶昏花的双眼中似乎看到老爷爷从小河的方向回来了。那个影子越来越近……越来越近……终于,她看清楚了,那并不是老爷爷,而是一只雪白的猫咪,它的嘴里叼着那只老爷爷亲笔画的“耄耋富贵”的风筝。在巨大的惊愕中,那只猫已经来到了她的身旁,把风筝吐在她的脚下,蹭着她的裤腿。老奶奶缓缓地蹲下去,抱起那只风筝,一下坐在地上放声大哭起来……

  打那以后,茅草屋里再次升起了缕缕青烟。老奶奶的日子又过下去了,只是,她的他不在了;只是,她的身边多了一抹白色的身影。就这样,屋后的大杏树又萌发了新芽,开出点点杏花。青涩的杏子一点点红润了脸颊,当老奶奶再次擎起竹竿打杏子的时候,猫儿便静静地蹲在一旁。岁月依旧不停地流逝着,这一年的四月,老奶奶已经病得很严重了。

  “杏花儿又开了吧,在我倒下之前我就记得它已经打了花骨朵儿了。”白猫蹭了蹭她的脸,权当是回答。“唉,人老了,不中用了。可我看看你真是一点都没变,还和那天长得一模一样,那么白,那么漂亮……”她的眼神望向墙上悬挂的风筝:“老头子啊,你可还等着我这风烛残年的老太婆么?”她勉强支撑起瘦削的身子,走向了窗外那一片灿烂之中。“老头子啊,你看看,杏花……又开了啊……”

  风经过娇嫩的杏花儿,卷起了数不清的花瓣;风筝依旧栖息在原先的枝条上,透过层层叠叠的花影,留下隐约的轮廓。老奶奶躺在大杏树下的藤条椅上一下一下地摇着,摇啊摇啊,好像要摇到当年那个杏色的梦里去一般。纷飞的花儿落在她的面庞上,抚着她脸上细细的皱纹。在芳华的映衬下,她还是和这段情愫开始之时一般美丽动人……

  那只雪白的猫儿也来了,它静静地看着奶奶身上的花儿,许久,许久……直到一朵花儿落在它的头上后,才悄悄地回屋,从墙上小心翼翼地摘下,并拖来了那只风筝。那只老爷爷亲手扎的最后一只风筝被好好地放在了老奶奶脚下。终于,它发出了一声呜咽,绕着大树缓缓地走了三圈。最后,它轻轻跃上奶奶的膝头,盘成一只白白的绒团子。这时,花雨仿佛也融化在它的皮毛中。它慢慢闭上眼睛,和奶奶一起进入了甜甜的梦乡……

  这一天,树梢上的风筝儿飞了。

  奶奶的杏花儿,谢了。

 上一篇:父亲的大脚
 下一篇:优秀者的奋斗
 最新推荐
 热点推荐
CopyRight @ 2019   原创文章网 www.daqitong.net 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