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好,欢迎来到原创文章网!   收藏本站Ctrl+D   
原创文章网
 
 网站首页
 栏目类别:原创文章网

咏绵竹诗歌赏析

更新时间:2018-6-14 2:07:00  浏览量:218  手机版
咏绵竹诗歌赏析来自诗歌2018年最新推荐。清乾隆县令陈天德三溪寺八景录其四首:
  (一)伏虎岩
  伏虎何年事,岩前吼夜风。
  岚烟气腾上,威猛镇禅宫。
  (二)潜龙洞
  龙潜不可见,右洞贮幽深。
  蓬勃山云起,随风化作霖。
  (三)礼拜石
  (注:本诗录自清道光29年志为“曾” 民国8年志为“僧”)
  禅侣曾稽首,端岩立道周。
  三溪谁可约,踪迹过猿猱。
  (四)紫云舍
  暮葛山含紫,云窝列小房。
  佛堂金碧映,一气混茫茫。
  三溪寺
  明代状元杨升庵咏诗《三溪寺》
  巍石山前寺,灵泉胜复幽。
  紫金诸佛相,白雪老僧头。
  湖水生寒月,松风夜带秋。
  蜀王三箭发,射水济民忧。
  清代康熙51年县令陆箕永憩三溪寺题诗二首:
  (一)碧山山下经行寺,走马重过日未西。
  落叶一庭秋满阁,乱泉声里住三溪。
  (二)乍临初地便神清,更喜芙蓉别院明。
  急唤奚奴烹涧水,斋厨先尝雪霞羹。
  对大雄宝殿前的金桂银桂题联:
  两树桂花三溪水,
  四时烟雨半山云。
  清代乾隆翰林李调元对三溪寺作诗二首:
  (一)不识三溪寺,相携过石桥。
  灵泉通水脉,石洞凿山腰。
  月洞龙吟窟,云深鹿伴樵。
  到来心共寂,闲坐话前朝。
  (二)昔有玉川老,於兹习静禅,
  坛经千劫火,龛尚一灯燃
  碑示祥符字,田分永乐早
  可能衣钵在,定有法僧传。
  三箭水
  清代康熙年间,县令陆箕永游三箭水后,题诗一首
  邑西南河曰射水,洪流迅激势千里。
  溯源云自三溪山,山足蜀王亲发矢。
  矢发泉涌如有神,惊湍直与绵江齿。
  茫茫千载矢 存,族长七寸还佘咫。
  我乘公事来面郊,策马人行职山椒。
  行行竟达广安寺,寺后两穴喷银涛。
  峰拗峭石骈嵯牙, 琮一道飞琼瑶
  咄哉奇景世莫比,山既 波嗔骄。
  此事假不亲涉览,传记毋乃齐奈嘲。
  吁嗟乎,人间井窥 空自劳,眼前怪异纷相遭。
  何必寻山定越昆仑高,泛水端上星河舶。
  清嘉庆文人李德扬诗云:
  穿将三矢碧山开,滚滚河源应手来。
  帝子当年传射水,绵人终古筑策崇台。
  通神泽幸流军士,作堰荒仍辟草莱。
  可惜扬州波似锦,龙舟一去意难回。
  明代弘治丁已11年间在三箭水立碑,碑高1.8米,宽0.89米,碑的背面“永垂万古”4个大字,正面为灵源桥碑文,重建遵化观音堂,灵源桥记,绵州之西距城四十里许,三溪山广安寺之左有神泉,四时不竭,垂古不灭,有美名造宋祥符年间建广安寺,相传以为蜀侯孟氏昶游此军骑之墓,疾蒲三泉射水之名……
  清肖子绅游三箭水灵源桥诗:
  访胜寻幽到灵源,隔断红尘别有天。
  石穴流甘如净露,山风抱爽胜清涟。
  穷通莫定难先料,饮啄因知是夙缘。
  旦幸王宾情意恰,消闲一日即是仙。
  石钟石鼓
  石钟石鼓是有名的古迹,位于三溪寺右侧,清末文人黄尚毅为其作诗:
  天地为炉鬼为工,不熔金铁熔山峰。
  娲皇锻炼出五色,补天余巧成洪钟。
  呜霜远闻三溪寺,惊看追 悬虚空。
  钟口空廓围十丈,太极灿烂图其中。
  科斗文原书契祖,八音石与金丝同
  歌钟二肆何足道,无乃开辟铭神功。
  汤盘禹鼎皆后起,周景无射徒峥嵘。
  好右昌黎已生晚,引予更后乐坡翁。
  歧阳彭 不可到,风鹤草木惊兵戎。
  燕巢危幕钟鼓乐,蛇斗南门笙歌从。
  韩宣玉环索郑贾,鲁桓大鼎取宋公。
  石言魏榆足微信,何必浦牢吼青铜。
  党争牛李嗜奇石,平泉太湖夷蒿蓬。
  泗滨浮磬谁考击,菱溪卧石空英雄。
  寒山钟动梦初觉,更摩石鼓追鸿蒙。
  「从韦二明府续处觅绵竹」杜甫
  华轩蔼蔼他年到,绵竹亭亭出县高。
  江上舍前无此物,幸分苍翠拂波涛。
  【令狐舍人说昨夜西掖玩月因戏赠】李商隐
  昨夜玉轮明,传闻近太清。凉波冲碧瓦,晓晕落金茎。
  露索秦宫井,风弦汉殿筝。几时绵竹颂,拟荐子虚名。
  【送李馀及第归蜀】贾岛
  知音伸久屈,觐省去光辉。津渡逢清夜,途程尽翠微。 云当绵竹叠,鸟离锦江飞。肯寄书来否,原居出亦稀
  寄宇文公南
  朝代:宋 作者:文同
  彭泽长谣便归去,君辞曲水亦其徒。
  一官何藉五斗米,二子况皆千里驹。
  懒对俗人常答飒,厌闻时事但虑胡。
  从来绵竹多贤者,唯是杨雄识壮夫。
  绵竹山四十韵
  绵竹东西隅,千峰势相属。崚嶒压东巴,连延罗古蜀。 方者露圭角,尖者钻箭簇。引者蛾眉弯,敛者鸢肩缩。 尾蟉青蛇盘,颈低玄兔伏。横来突若奔,直上森如束。 岁在作噩年,铜梁摇虿毒。相国京兆公,九命来作牧。 戎提虎仆毛,专奉狼头纛。行府寄精庐,开窗对林麓。 是时重阳后,天气旷清肃。兹山昏晓开,一一在人目。 霜空正泬寥,浓翠霏扑扑。披海出珊瑚,贴天堆碧玉。 俄然阴霾作,城郭才霢霂。绝顶已凝雪,晃朗开红旭。 初疑昆仑下,夭矫龙衔烛。亦似蓬莱巅,金银台叠蹙。 紫霞或旁映,绮段铺繁褥。晚照忽斜笼,赤城差断续。 又如煮吴盐,万万盆初熟。又如濯楚练,千千匹未轴。 又如水晶宫,蛟螭结川渎。又如钟乳洞,电雷开岩谷。 丹青画不成,造化供难足。合有羽衣人,飘飖曳烟躅。 合有五色禽,叫啸含仙曲。根虽限剑门,穴必通林屋。 方诸沧海隔,欲去忧沦覆。群玉缥缈间,未可量往复。 何如当此境,终朝旷遐瞩。往往草檄余,吟哦思幽独。 早晚扫欃枪,笳鼓迎畅毂。休飞霹雳车,罢系虾蟆木。 勒铭燕然山,万代垂芬郁。然后恣逍遥,独往群麋鹿。 不管安与危,不问荣与辱。但乐濠梁鱼,岂怨钟山鹄。 纫兰以围腰,采芝将实腹。石床须卧平,一任闲云触。
 最新推荐
 热点推荐
CopyRight @ 2020   原创文章网 www.daqitong.net    All Rights Reserved